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

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

敏感的愛與性 我們細細談

「老師,我女兒一直想要交男朋友,但是她不知道怎麼跟人交往,我都不放心讓她出去。她在家裡就是上網。我偷偷看她跟網友的對話,我氣死了,沒想到網友叫她脫衣服,她真的脫衣服給他看!」
一個月內,我接到兩個媽媽的來電,焦慮又氣憤地描述著這樣的情景。

每個智能障礙者的家長從孩子出生後,總有擔不完的心。電話中的母親擔心女兒因障礙以及缺乏社會歷練,會被惡意欺負、受到傷害,因此採取怒罵威嚇、沒收電子用品等方式。但當家長極盡所能保護的同時,不僅沒有讓孩子打住交友的念頭,反而使得親子關係產生裂痕。

自然的渴望 遮蔽在隱憂之下
然而智能障礙者面對愛與性,並非「什麼都不懂」。他們從小到大,在家庭、學校等地方學習許多生活上的能力,愛與性相關的事物也或多或少涵蓋其中。並且隨著年齡增長,他們生理上的發展成熟與一般人無異,心理上也嚮往親密與歸屬感。而生活中的媒體傳播,更常見男女互動的情節,引發他們關於戀愛的甜蜜想像。
在障礙者的理解中,每個能力像是一片一片的拼圖,各據一方,不容易串聯與拚湊,難以做全面考量,他們在學習上,總需要比一般人更多、更長久的支持。因著這樣的「憨」、「慢」,家人可能誤以為他們對於複雜多變的愛與性,就是「不懂」、「不會」;或只要發現一點點的愛苗滋長,就因為多重的隱憂,一味的阻止、威脅恐嚇,盡可能避免任何的後續發生。

親子諜對諜 通往危險之境
但忽視或抑制的處理方式,常使得親子關係破壞殆盡;或讓障礙子女發展出「暗號」,防止家人介入自己的社交活動。在親子間的諜對諜中,有時帶來了更多的衝突以及遺憾,像是女兒瞞著父母偷偷交往,在沒有人教導相關的知識之下,最終「不小心」懷孕。
「性教育」因話題敏感,相較於其他生活知識,智能障礙者瞭解的管道及方式更為不易。在他們的學習歷程中,往往經歷到不知道如何問;問了但被罵,就不敢再問;家人認為談「性」會讓他想嘗試,直接避談;學校或就業輔導著重其他能力的培養,忽略此議題的討論。
但在障礙者生活周遭,充滿了愛與性相關的訊息與活動,當身邊卻沒有可以彼此信任且能提問、討論及解惑的對象,那他會去問誰呢?他問的對象我們安心嗎?

對話成橋樑 攜手遇見美好
面對障礙者的性與愛,心路希望成為障礙者及家人都可信賴的「問的對象」,近年來先從培訓專業人員開始,固定安排適性課程讓助人者持續學習,建立讓智障者可安心提問不被責備,且有專業素養可支持應對的管道,提供個別輔導。
這三年,心路也將親職性教育納入工作的一部分,了解家長對「性教育」的看法,提供豐富多元的觀點,也培養家長透過生活事件與子女分享及討論看法的能力,以及建立信任的親子關係,讓家庭成為智能障礙者在性教育上的重要學習管道。
智能障礙者生處在正常的生活環境中,性與愛的議題即不可避免。心路也選擇不置身事外,希望與障礙者及家長一起成長、一起預備,若有遇見美好的那一天,能攜手面對。


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

學習不受限 融合教育的推手

  1990年代,台灣教育界開始注重「融合教育」,逐步推動幼托育園所收托特殊兒、專業團隊巡迴輔導、舉辦專業知能的培訓課程等。與此同時,心路在文山區開辦萬芳發展中心,希望不僅在機構中提供早期療育專業服務,也能將早療的重要性傳遞至幼托園所,成為文山區「融合教育」的推手。

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

澎湖故事 樂朋家園成家點滴

文/樂朋家園 林美娟
  心路在澎湖承辦的樂朋家園至今兩年多了,第一年,常有民眾看到樂朋整潔大方的外觀,好奇詢問這裡是民宿嗎?聽了介紹、參觀完後,總紛紛開玩笑說,要申請身障手冊入住。也有民眾認為這裡是安養院,一心想把家中的失智長輩送進來。
  第二年,陸續有民眾、機關團體載著圖書、玩具、二手家電及食品等物資來捐贈,也有更多學校師生、社區民眾來與服務對象互動。 目前,樂朋家園住著12名智能障礙者,他們每天結伴而行,早晨走出各自的家園,開始白天的課程與活動;下午走回家園盥洗、用餐,準備進入夜間家庭生活。他們與教保員三三兩兩在走廊散步,邊走邊聊,關心、問候彼此,已成為一種家庭習慣。

好天氣~樂朋家園的住民們一起出遊去!

資源的缺乏 一起嘗試改變
  每個服務對象都有不同的生命故事,但這些故事常有一個共同背景-在澎湖醫療專業人力及資源相對困乏之下,加上家庭經濟弱勢或就醫資訊的缺乏,重大傷病須轉至台灣的大型醫院時,若慢了一步,錯失治療機會,從此就要承受更多的痛苦與折磨。
  首批入住家園的雄哥即是如此,他的雙眼因白內障錯失治療而失明。教保員透過手拉手,帶他摸土、澆水、聞花香,一一探索、感受生活周遭的一切,也在陪伴的過程,發掘及培養他唱歌和打鼓的興趣。
  如何提升雄哥的行動自主能力,一直是家人關注的重點。教保員與家人一起,歷經半年多,完成雄哥身心障礙重新鑑定,取得合併視障的身分,得以連結視障重建中心的資源,由專業的定向訓練師提供一對一定向訓練。如今,雄哥拿著手杖在家園走廊練走,相信有一天,就能出現改變。

雄哥用手杖,走在樂朋家園的走廊。
老媽媽的擔心 一起分憂解勞
   服務兩年多來,樂朋家園走遍澎湖各地,透過家庭訪視,了解需要、尋覓有需要的家庭。去年到七美家訪時,一位年逾70歲的老媽媽看到村長領著樂朋夥伴到家中,立即拒絕服務,堅稱自己可以照顧好女兒。
  「我看你們都是很善良的小姐,做這個工作應該都很有愛心和耐心」接著,老媽媽說出內心的疑慮,她曾在電視上看到教養機構的員工會綁人,不聽話時就打就罵,有時還不給飯吃、不給洗澡。
  老媽媽擔心,女兒送去會不會被打?女兒不會走,連跑的機會都沒有。她也擔心自己會暈船,不能搭船去看女兒,若是女兒去了機構,自己一個人怎麼活下去…… 樂朋夥伴聽完後,邀請老媽媽改搭飛機來參觀;同時打開臉書專頁,向她介紹樂朋像家一樣的環境、人際互動。看完照片和影片後,老媽媽沒有說話,但眼神和表情變得柔和。
  回程,在搖晃的船上,心路夥伴們想著老媽媽年邁虛弱的身影,還有她那硬撐著一口氣,要照顧孩子終老的堅持……在澎湖的智能障礙者家庭中,有300多戶為雙老家庭,七美老媽媽不是單一案例……
  未來,樂朋家園將持續主動拜訪,期許有需要的智能障礙者能走出家門,有需要的家庭能有人分擔,將背了大半輩子的重擔,安心放下。

樂朋家園是家,住民期待能長長久久住下去。

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

微笑入境 歧視出境

  心路「微笑馬拉松」從一月開跑、三月結束,募集到4千多個來自各界企業、學校、名人、社會大眾的微笑,在各種聚集的場合,或在臉書換上”Nice day! Let’s smile. ”特效框,眾人串聯發酵,獻給心路所有的智能障礙大小朋友,用微笑給予溫暖的支持與鼓勵。
  活動初期,台北市幸安國小率先響應,全校五年級224人齊聚禮堂,拿著自己畫的微笑紅嘴,拍下大合照。everrich昇恒昌在松山機場管制區,向機場短暫停留的民眾推廣,人們紛紛拿起微笑酷卡拍照,以微笑入境,歧視出境。
  宏正自動科技則在辦公室中,由總經理發起微笑活動,全體員工接棒,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,募集到172個微笑。而醫護人員參與的學術研討會上,華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台灣婦產科醫學會也響應,500多位婦產科醫護人員帶著微笑、簽名捐款,用專業與愛心守護障礙者。
  心路每年舉辦的共融活動「好天天齊步走」,今年的愛心大使李國毅在記者會上吐舌微笑,俏皮的向障礙朋友獻愛;許多粉絲們也跟隨偶像的腳步,揪團響應。
  到了3月24日好天天齊步走當天,台北、桃園、新竹、高雄、澎湖五地同步開走,在健走、郊遊的歡樂氛圍中,參與民眾以藍天綠地為背景,微笑紀念這美好的一天,一起支持障礙者參與社會。